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20160926桃園永豐高中圖書館講座研習——《愛心樹》謝爾·希爾弗斯坦的異想世界

《愛心樹》謝爾.希爾弗斯坦的異想世界
講師: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蔡幸珍


【謝爾.希爾弗斯坦生平故事】

        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 1932~1999),美國芝加哥人。五歲開始學習繪畫。多才多藝,身份多元,集作詞作曲家、詩人、劇作家、歌手、作曲家、卡通漫畫家於一身。韓戰期間,他服役於陸軍,被派駐日本和韓國位太平洋星條旗報繪製卡通漫畫。1950年到1990年代,他也為playboy 雜誌提供卡通漫畫與詩集。第一本作品是1963年出版的《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而1964年的《愛心樹》讓他享譽國際。




【中譯的作品】
《愛心樹》、《人行道的盡頭》、《閣樓上的光》、《一隻加長1/2的長頸鹿》、《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誰要一隻便宜的犀牛?》、《失落的一角》、《失落的一角會見大圓滿》、《每一種料都加》、《往上跌了一跤》等書。

  《愛心樹》—一本關於愛與被愛、付出與感恩、大自然與人的故事


        正如歷史不可能全然是客觀的事實一樣,故事人故事時,也難免帶著自己的觀點、感受、立場來詮釋圖畫書作品。詮釋《愛心樹》這故事也是如此。故事人對小男孩抱持著什麼樣的觀點,對愛心樹的毫不保留地付出又是什麼樣的看法,都會加諸在每一個字句上、每一個動作展演上,影響著故事的呈現。聽眾也是。不同年紀的聽眾、以什麼樣的姿態來聽這故事,聽的時候,把自己投射成小男孩或是那棵樹,在在都挑起了不同部位的神經、牽連出不同的情緒反應和感受。
        在不同的場合裡,我著《愛心樹》的故事。《愛心樹》是一本經典的作品,也就是聽眾當中有些人可能看過這本書了。有人是第一次聽,有人因為看過了這本書,所以選擇閉著眼睛聆聽,再次「享受」著我以聲音來演奏這故事。聽眾的反應不一。尚未結婚的年輕人或是和父母同住的年輕女性,聽完以後,常常覺得這故事很溫暖、溫馨感人,謝謝爸爸媽媽無條件的付出以及親情的偉大。而有過生兒育女經驗、熟齡女性居多的場合,觸動心弦、頻頻拭淚、不出話來的,則不在少數。

      《愛心樹》是個簡單卻豐富的故事。故事之後,我常問大家,愛心樹給了小男孩什麼?大家的回應很多、很快,而小男孩給了愛心樹什麼?有些大人很快地沒有,而曾有一位幼稚園的小朋友跟我說「快樂」。是啊!養兒育女的種種艱辛都因孩子給我們快樂,而化為無形!

        聽故事的時候,聽眾若把自己投射在小男孩的身上,常常會覺得快樂,因為愛心樹是個魔法樹,是個有求必應的聖誕老公公,是個從不會不的好人,當小男孩有需要的時候,只要開口出自己的需要,愛心樹就會想辦法幫助他。聽眾中若有基督徒的,常跟我《愛心樹》讓他(她)想到耶穌的愛、天父的愛。而有生兒育女經驗的熟齡人士則常把自己投射為愛心樹,有時,也會覺得小男孩挺無情的,書中的那句「但是,男孩很久都沒有再回來⋯⋯」讓她們感覺到很悲傷、孤單、現實的無情等等,平常男孩都沒回來看這棵樹,每次回來都開口要東要西,都是有需求才回來,而不是單純回來看看這棵樹。

        聽眾落淚的原因很多、很複雜。有人養兒方知父母恩。有人對父母辛苦的付出很感動。也有人小男孩不常回來,其實是現代人生活忙碌的緣故與現實,而不是無情。有人她不喜歡小男孩這樣的貪婪、無止盡地要。也有人,她會做個「Say No」的大人,不可能無止盡地滿足孩子。



        有位年輕媽媽,看起來男孩每次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之後,都久久不回來,可是男孩把愛心樹的樹枝和森林的樹枝造成房屋、把愛心樹的樹幹造成一艘船,房屋和船也可以看成愛心樹生命的延續啊!愛心樹不只是那剩下來的老樹頭,小男孩帶走的樹枝和樹幹也是愛心樹的一部分啊,所以,也可視為愛心樹一直與小男孩同在啊!啊!好奇妙而溫馨的觀點呢!愛心樹把自己的樹枝、樹幹給了,並不是就沒有了,並不是一種犧牲,而是以另一種生命的方式存在著,與小男孩在一起。能這樣思考的父母,應該是存在著無比的幸福感吧!



        有位熟齡媽媽,老師,你怎麼只問我們二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把自己當成小男孩的舉手?第二個問題是:自己當成是愛心樹的舉手?其實,還有另一種選項啊,就是把自己當成小男孩,同時也當成是愛心樹。我們小孩子的時候,是小男孩,現在成為大人了,也成為愛心樹了。是啊!是啊!這位熟齡媽媽的真好!其實,我們每一個人,既是小男孩,又是愛心樹呢!生於天地之間的我們,不管有沒有結婚,不管有沒有小孩,其實,我們常常從這世界得到許多東西,是小男孩的角色,但,我們也可以成為這世界的愛心樹啊,能為這世界付出些什麼的愛心樹。

         人生是一趟學習愛與被愛的旅程,《愛心樹》讓我們更深刻去思想、去感受什麼是愛?是一本得一讀再讀的經典好作品



     《誰要一隻便宜的犀牛?》—一本能引導讀者擴散性思考的幽默童話幻想書



如果你要形容犀牛,你會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牠?」「笨重」、「強壯」、「大」、「粗糙」、「厚」等等,咦!很特別是謝爾用「便宜」來形容這隻犀牛呢!

不僅如此,在《誰要一隻便宜的犀牛?》一書中,謝爾打開了想像的大門,細細訴說一隻可愛的、溫暖的、多功能的、愛玩的、會半夜偷吃零食的、幽默的、像兒童般的犀牛,讓讀者驚呼連連!哇噻!這麼多功能的暖男又便宜的犀牛,真想要養一隻呢!

不過,現場的圖書館志工非常的理智,詢問他們要不要養一隻犀牛時,紛紛表示,不行啦,空間不夠大啦!沒養過犀牛,不知道怎麼養啦!

大人的答案很現實,也很實際,所以說,要常常閱讀像《誰要一隻便宜的犀牛?》的圖畫書就是這樣緣由,突破現實的框架和枷鎖,讓我們好久不見的想像力,能因為繪本而被釋放出來,自由地馳騁!

我不僅說故事,也帶他們閱讀《誰要一隻便宜的犀牛?》的圖像,而細讀慢讀圖像,又帶給這群志工很大的驚喜!原來謝爾在圖像中藏著許多好玩有趣的細節呢!


     《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一本關於「選擇」的故事。



我們的選擇支配了我們的行程,我們的行程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活讓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的故事,讓我們陷入深深的思考。當獅子提議牠要投降的時候,如果獵人的選擇不一樣,不開槍,是不是人生就不一樣了呢?當馬戲團團長來,若是獅子不被名利誘惑,不被棉花糖誘惑,是不是獅生就不一樣了呢?這隻獅子來到人類世界走這一遭,值得嗎?獅子最後會走到哪兒呢?

      《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的故事結束了,卻提供給讀者一個「選擇」的命題。獅子的這一生過得如何呢?我的人生是怎麼樣呢?這一生中最想完成的夢想是什麼呢?我必須要做什麼改變,好讓想做的事情不會因為忙碌而被排擠掉呢?





     《閣樓上的光》—洗滌靈魂、照亮童心的微光


〈多少,多麼〉 出自《閣樓上的光》
一扇老紗門會被砰的關上多少回?
    就看你用多麼大的力氣關上它。
一條麵包會有多少片?
    就看你把它切成多麼薄。
一天當中會有多少美好的事物?
    就看你用多麼好的心情來生活。
一個朋友身上會有多少的愛?
    就看你多麼願意為他付出。



    一個美麗的午後,我們朗讀著謝爾的詩。一遍又一遍。也練習創作屬於我們的詩。

    這群圖書館志工說,過去常常閱讀小說,比較少接觸繪本,沒想到繪本是如此的豐富而有深度。輔導老師說演講中,關於《拉夫卡迪歐: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讓她有豁然開朗,原本對於輔導學生的生涯選擇感到困惑與迷惘,「人生永遠都有選擇」這句話給了她很大的自由度與安全感。有位保姆說,今天的講座讓她感受到圖畫書的豐富和美好,如果自己的孩子小時候,就能這樣親子共讀多少,雖然有點來不及了,不過,她要和孫子共讀圖畫書,從0歲開始。



       以下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很喜歡的謝爾的詩,歡迎大家也一起來讀!



〈捕月網〉 出自《閣樓上的光》
我給自己做了一張捕月網,
今晚,我要去捕獵,
我會一邊跑,一邊把它搖擺到我的頭頂上方,
好去抓到那顆大光球。

所以明天只要天上
沒有看到月亮,你就可以確信
我已經如願以償,終於
把月亮抓到我的捕月網裡了。

但是,如果月亮還在天上閃閃發光,
那麼請仔細看看那下方,你會清楚的看到
我在空中自在的搖盪
而我的捕月網抓到一顆星星。

〈花式跳水〉 出自《閣樓上的光》
史上最炫的花式跳水
由椰子林的梅莉莎完成
她從跳板蹬彈到空中
頭一轉,髮一甩
共完成三十四個屈體旋轉、
四個連續後滾翻,躍向晴空,
接著,翻轉九圈半——
往下一看,泳池裡竟然沒放水。

〈不必非擦盤子不可〉 出自《閣樓上的光》
如果你非擦盤子不可
(真是又討厭、又無聊的例行工作)
如果你非擦盤子不可
(因而不能逛街買東西)
如果你非擦盤子不可
而你卻把一個掉到地上——
那麼也許,他們就不會
再叫你擦盤子。

〈家庭作業機〉 出自《閣樓上的光》
家庭作業機,噢,家庭作業機,
前所未見的完美新玩意!
只要把家庭作業放進去,投下十塊錢,
開關一開,等個十秒鐘。
家庭作業就寫完,乾淨俐落到不行。
就是這台——「9+4=?」答案是「3
3?
噢,我的天⋯⋯
看來它沒有我想像的
那麼厲害。

〈小男孩與老人〉 出自《閣樓上的光》
小男孩說,「我有時會掉湯匙」
老人說,「我也是」
小男孩輕聲說,「我會把褲子弄濕。」
老人笑著說,「我也是」
小男孩說,「我動不動就哭。」
老人點頭說,「我也是。」
「最糟糕的是,」小男孩說「似乎
大人們都不關心我。」
老人伸出滿是皺紋、暖暖的手。
「我知道你的感受。」老人說。

〈大人說「不可以」〉出自《人行道的盡頭》
孩子,大人說「不可以」,
大人說「不能」
大人說「不可能」、
「不應該」、「不行」
大人說「絕對不准
讓我悄悄說給你聽
孩子,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什麼事」都有可能。

〈果園〉出自《人行道的盡頭》
老頭兒賽門種植著鑽石,
開墾了一片獨一無二的果園。
嫩芽越長越高,開始閃閃發亮,
寶石的果子在陽光下十分耀眼。
果園散射著七彩的光芒,
陽光和雨水滋養著
象牙藤上的藍寶石和紅寶石。
翠玉葡萄在樹蔭下才剛成熟,
正好可以拿來榨成翡翠醇酒。
純金的穀子,
在微風中閃爍著,
老公雞啄食著紫水晶種子。
老頭兒賽門在鑽石叢中,
緩緩拔除著白金雜草。
粉紅珍珠莓子,
要多少有多少,
可以放進籃子
搬運到城裡。
樹枝上結著
蛋白石核果和黃金梨子——
快快快,快拿起竿子
打幾個下來。
白銀馬鈴薯、
綠寶石番茄、
剛掉落的新鮮珊瑚瓜
全都伸手可得。
老頭兒賽門,
在鑽石園裡翻著土,
停下來休息片刻,夢見了
一顆⋯⋯真正的⋯⋯桃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