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11月14日 星期一

我讀《話圖》第三章:呈現意義的風格

我看《話圖》第三章:呈現意義的風格
文:蔡幸珍 2011.11.14

本篇文章同步刊載於NPO閱讀聯盟網站的閱讀學堂之閱讀書房
http://www.nporead.org.tw/ap/03_school_02_info.aspx?sn=E78E4052-07C3-4F2F-9070-541768C04A0D


      來來回回讀了《話圖》第三章『呈現意義的風格』好幾回,每讀一回,對文章的理解就多一些,以下是我對『呈現意義的風格』內容的整理,以及我閱讀之後的感想和提問,與你分享。

◎什麼是風格(Style)?

  它是不可拆解的東西。它是我們從整體考量一件藝術作品由各方面形成的整體效果時,所給予的名稱。
  風格是一種複雜的特質,可以做為某種個人或群體的標記(Signature)。
  風格是一件藝術品所凸顯出來的部分—超越具體符碼的意涵,凸顯它和其他作品的不同。
  風格宣示身份。
  藝術家努力逃脫傳統的風格,發展自己的風格,超越他們老師的畫風或當時的大眾風格,才算是成功。

這次討論『話圖(三):呈現意義的風格』的參考圖畫書書目。

◎圖畫書中風格的價值

  圖畫書的風格價值不同於一般的純藝術。

  一般人都會肯定風格的價值,可說是個人特色表達的勝利。但這樣的價值在談到圖畫書時,可能就不是如此合適。

  由於風格傳達意義,插畫者必須在想要達到的敘事效果的構思情境裡,謹慎地選擇在圖畫書裡創造出來的風格,而不是只是依照自己的喜好而已。插畫家必須努力去傳達文本作者的獨特風格。

  插畫最根本的要務是喚起一種既存的意義和風格,以這一點來說,它就不是個人的。所以圖畫書藝術家在擺脫別人的風格和找到自己的獨特的作風之間掙扎,乃是一件複雜的工作。

莫里斯.桑達克的《廚房之夜狂想曲》(In the Night Kitchen)

  一個圖畫書藝術家可能有他獨特的風格,但好的圖畫書藝術家不會僅止於此。桑達克說:風格,對我來說,只是一種達到目的的途徑,一個人有越多的風格越好…每一本書很明顯的都需要一種與眾不同的表達風格。(P.141)

  不可否認,無論桑達克畫什麼,或者他借用哪種風格,他的圖都還是有一種可辨識的桑達克味道。但是,既然這是一種敘述的藝術,那麼圖畫書插畫的風格,其個別性就不如提供訊息來的重要個人風格的表現遠不如表達意義的來源重要。

莫里斯.桑達克的《野獸國》

  圖畫書插畫最主要的功能是提供訊息的來源,期待讀者不只是能夠了解故事,也能體會故事的特殊語調和風味。

  本章的焦點不是放在圖畫書的風格有多麼的個人化。圖畫書藝術家如何藉由使用各種既存風格的招式(repertoire)傳達他們所畫的故事訊息,進而表現文字風格的獨特方式,才是本章的討論重點。repertoire是法文,指的是某藝術領域的全部作品。)


◎插畫家是圖畫書的舞台設計師

      插畫家是圖畫書的舞台設計師,為文本故事和角色創造表演的舞台。設計師和插畫家都是從文本開始。目的是:

1)提供視覺訊息,支持文本的文本訊息。
2)提供的佈景和服裝,都不只達到歷史和社會的正確性,也都幾乎具有氛圍和角色的象徵性。

  為了讓作品以這種方式發聲,設計者和插畫家都特別需要使用他們對於風格的知識—各時期的風格傳統視覺形象的風格傳統。(P.143)

◎圖畫書中呈現各時期的風格和視覺形象

1)瑪夏·布朗的《灰姑娘》把故事設置在查爾斯.貝洛十七世紀末的優雅宮廷,而拉坎所表現的是英國伊莉莎白一世宮廷的富裕和繁榮。這些風格喚起我們對這些地方和該時期特色的認識,使布朗能夠建立一種精緻迷人的氣氛,也使拉坎能營造出一種頹廢的成熟風。(P.144)

瑪夏·布朗的《灰姑娘》

在這二種不同的版本裡,不同的手法營造出不同時期的差異—這種差異使得各種不同的視覺風格產生不同意義。布朗無聲、但有活力的卡通,傳達了故事的魅力和某些角色的滑稽感。她使這些角色的惡,看起來愚蠢多於危險。拉坎比較濃烈、沈重的圖看起來陰暗,甚至有種蒙上憂鬱的感覺。這些圖畫中華麗的邊框、豐富的花樣外觀,以及銳利的線條,喚起一種頹廢的氣氛,暗示這是一個關於沈溺於裝飾的人的故事。

左:拉坎的『灰姑娘』右:布朗的『灰姑娘』。

2)我們對各種風格原始意義的精確理解,遠不如我們當下對它們瞭解時所衍生的敘事價值。(P.146)

譬如:希臘人對理想化的人體的看法和陶醉,使得他們發展出雕像和瓶罐繪畫的獨特風格。但是芭芭拉庫尼的《狄美特和普西芬尼》所畫的圖借用的風格,並不像古希臘訴說完美人體的理想,她的風格讓我們宛如見到和我們不一樣的人,並讓我們體驗到距離遙遠的年代。P.147)

我正在讀書會介紹安野光雅的『天動說』。

譬如:安野光雅的《天動說》使用某些中世紀藝術的形式。這些圖只是模糊有中世紀的感覺;它們一邊有邊框,還有一些看起來像中世紀織錦畫的樹;但另一方面它們也表現出安野一貫的混搭原始美國和傳統日本,結合葛飾北齋和摩斯奶奶的特色。對中世紀的人來說,中世紀藝術是當代藝術,裝飾不會畫在看起來有一百多年的歷史的紙上。安野藉著創造出我們今天觀看中世紀裝飾的感覺,喚起他想要的氛圍,就像許多插畫喚起不同時代和文化的風格一樣。P.147)


安野光雅的《天動說》
大家細細觀看安野光雅的『天動說』。

◎風格喚起態度

從某個特定畫者借來的風格和從整個文化借來的風格一樣可以喚起態度。譬如:安野光雅在他各種神奇萬象的作品裡,依賴艾薛爾(M.C.Escher)的技巧。
請注意看看安野光雅的『奇妙國』的封面,你看到二位工人走在牆壁的獨步功夫了嗎?

寫實藝術不可避免地暗示著一種科學客觀性的態度。我們假定民俗藝術是歡樂不帶傷害的,於是照理說《母雞蘿絲去散步》是危險的,但我們卻當作是歡樂而無傷的故事。我們假定超現實主義風格是想像而神秘的,因為超現實主義風格一直以來都使用和神祕、想像相關的主題。於是,《魔法奇花園》的圖就暗示著一個神祕、想像的世界。(P.151)

《魔法奇花園》

◎使用原始藝術風格繪製的圖畫書和原始藝術風格的差距:

因為我們將原始視為比較簡樸、帶有孩子味的。就是因為這樣,許多圖畫書才利用原始文化傳承而來的視覺意象,來搭配從這些文化衍生出來的故事和傳說。(P.154)

在使用原始藝術風格繪製的圖畫書中,最能清楚看出風格的原始意義我們在其中發現的意義之間的距離。

譬如:道格拉斯.泰德畫《從前有一個圖騰》時,他使用西北海岸藝術的形象時,他是根據歐洲藝術的習慣來處理的。

又譬如:伊莉莎白.克莉佛畫《天拉罕的山羊》時,精確地描繪許多屬於金姆西族文化的物件—圖騰柱、儀式用的屏風、毯子和木製的帽子,但是她故事裡表現的人和動物的方式,並不是以傳統的細節來指明某個意象在金姆西族藝術裡代表的是什麼,而是沿用歐洲藝術一直以來代表形體的習慣。此外,克莉佛的人物都站在地上,這和金姆西族那種精心平衡、平均填滿點綴空間的方式不同。

我在讀書會裡介紹金姆西族人的騰圖

來自非洲和北美西北海岸原住民文化的故事,他們本身對於視覺意象的詮釋和我們的詮釋是不一樣的。這些文化對故事的想法和我們是不一樣的。


對我們來說,《射向太陽的箭》是一件獨特的英雄故事,我們把故事定位在一個特別的範疇裡:它屬於一種藝術的形式。但是對他們來說,是對現象世界的解釋,可以用這種解釋來闡明為什麼他們的日常生活會是這樣,它們是真實的,就像聖經的事件對基督徒而言,不是虛構的故事,而是真實的故事。(P.155)

我在圖書會裡介紹『射向太陽的箭』。

◎圖畫書中的卡通風格

      卡通不對事物的樣貌做精確的描繪,而且很少能夠挑起我們的美感,但是,它總是傳達了對角色的態度。

布魯恩荷夫(De Brunhoff, Jean)的《大象巴巴》(The Story of Babar)
      卡通比任何其他藝術更能傳達故事的二個重要層面:某個人有什麼樣的感覺,以及某人如何行動。

漫畫中簡化過後留下來的線條所代表的是動作勝於形狀,笑容勝於形成笑容的嘴唇。卡通手法以簡化來傳達『正確的』訊息,它是動態身體的靜態呈現,它提供機會讓插畫家同時描繪人的個體性和事物的變動性。

貶抑卡通手法的人則認為圖畫書裡的圖主要有個美學上的目的。而不是專注於它們如何幫助述說故事。在純粹視覺上,小孩並沒有受到卡通的刺激、攪動,也沒有獲得驚奇和愉悅之情(P.163)

培利認為所有在圖畫書裡的圖都具有敘述性功能。它們各式各樣的結構、色彩,以及線條、形體和媒材,還有最重要的風格,都擁有表達故事意義和氛圍的潛能。他認為圖畫書裡的圖的最重要的目的是傳達意義、說故事,而不在於傳遞美感的本質、比較不在乎精確或美麗與否。從某個重要的層面來說,圖畫書裡的圖幾乎可以說都是卡通。P.163)

柏柯的《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

舉柏柯的《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為例。柏柯的白雪公主站在小矮人的廚房裡,那個廚房的配備刻劃得精密而細緻,而她的臉卻只由一些簡單、表現特徵的線條組成。即使那張在書衣上細膩而相當具有相片性質的白雪公主畫像,也賦予她下顎一條粗厚的線條,而不是我們對肖像畫藝術所期待的陰影和立體手法。如果不了解卡通技巧,也許會想不通她脖子上怎麼會有一道切痕。

我在圖書會裡介紹科柏的『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故事

培利認為插畫的確具有敘述的目的。當故事發生時,在移動、說話、思考和感覺的時候,人們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所以他們的臉和身體通常具有卡通的簡單和表達性,這種簡單有別於一般具有豐富性和細節精準度的背景,而背景提供的是另一種敘事訊息。當臉和身體也像背景一樣具有厚度,擁有精細的陰影和線條時,也許會變得靜止而沒有表達力;這可能是另一個造成艾斯伯格的《魔法奇花園》擁有夢幻般靜止的原因。

卡通非凡的表達力,似乎讓它成為一種特別適合用來傳達敘事訊息的方法!

◎幸珍的讀後感

1)培利對圖畫書的風格的論述,宛若河流,幾經轉彎,又長驅而下。

2)本章中談論的幾乎都是具象、有各種時期風格傳統的圖畫書,那《小黃和小藍》不具沒有時空背景的圖畫書的風格呢?艾瑞卡爾的作品也都幾乎沒有背景。本章沒有論及抽象類的圖畫書。如:《小黃和小藍》。

3)我對風格的看法:雖然人無法清楚談論畫家的風格,但是,人卻可以一眼辨識五味太郎等人的作品。

4)Dillon夫婦的《凡事都有定期》,可以說是模仿融合中外古今各時期風格的作品,又將聖經中的傳道書的經節,以細膩而多重的手法,精準地傳達出傳道書中所敘述的人生智慧。

Dillon夫婦的《凡事都有定期》

5)王家珠的《懶人變猴子》,有 Dillon夫婦的《為什麼蚊子老是在人們耳朵邊嗡嗡叫》的風格。

Dillon夫婦的《為什麼蚊子老是在人們耳朵邊嗡嗡叫》

6)本書如果加上能一些段落小標題,或許會幫助讀者更容易閱讀本書,也更瞭解培利的論述脈絡。

  (7)比較訝異的是本章談論的風格,並沒有談論圖畫書重量級畫家的個人風格,而是以圖畫書重視敘事能力為由,轉而探討圖像如何藉由既存的各時期風格,表達文本的意涵。

  (8)這本理論工具書,論述與舉例並重,讓讀者更加明白作者的論述,可惜的是,本書所舉例的部分圖畫書,許多在台灣並沒有中文翻譯書,也不容易借閱,墊高台灣讀者閱讀本書的困難度。

  (9)因為這本書是翻譯書籍,翻譯之後難免有艱澀難懂或是稍有偏離文本原意之處,也是造成部分的閱讀障礙。不過,對於這本書所有的譯者、審定者、編輯等人勞心勞力,付出心血完成這本高難度的中文譯本,我非常感謝!我期待,國內的兒童文學美術專家能撰寫這類的圖畫書理論工具書,並且以國內的原創圖畫書或是較為熱門的圖畫書為例。

 (10)書中舉的例子,多是名家之作,多是正面論述,如果可以反向列舉一些失敗之作,正反雙方面並陳,讓讀者可以更多理解其論述。書中以灰姑娘為例,說明不同風格。讀書會討論時,可以以同一個故事更多一些不同的版本,去論述風格的差異。

 (11)培利的論述中,固然有客觀的評論分析基礎,但是,其中也不乏培利個人的主觀論述,讀者閱讀時,也可以提出自己有別於培利的不同觀點。

◎幸珍的提問:

1)「無論一個藝術家是在生命的早期或是晚期開始畫圖、寫作或作曲,也不管他一開始的作品有多大的影響力,在他的作品後面永遠存在著畫室、教堂、博物館、圖書館或音樂廳」(P.139)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創作需要大量的資訊、音樂、神學、靈感嗎?

2)雷驤老師曾說作家要找到自己的語彙、敘述方式,指的就是創造自己的風格嗎?                                                                                                                                                                                           

3)「可以確定的是,最成功的圖畫書經常像波特的作品那樣,都是由同一個人寫作和畫圖。」(P.140)你同意這個說法嗎?作者和畫家不是同一人時,有時候是透過編輯溝通,而不是直接溝通,妳認為畫家該不該直接和作者溝通呢?

4)你同意『一個人有越多的風格越好』這句話嗎?




5)你同意 「插畫最根本的要務是要喚起一種既存的意義和風格」這句話嗎?你認為插畫最根本的要務是什麼呢?

莫里斯.桑達克的《在那遙遠的地方》

(6)請試著談論以下圖畫書的風格。








◎本章中提及之圖畫書

1)莫里斯.桑達克的《野獸國》
2)莫里斯.桑達克的《在那遙遠的地方》
3)伊凡.屈梅耶夫(Ivan Chermayeff)的《太陽、月亮、星星》(Sun Moon Star)
4) 莫里斯.桑達克的《廚房之夜狂想曲》(In the Night Kitchen)
5) 莫里斯.桑達克的《兔子先生,幫幫忙好嗎?》(Mr. Rabbit and the Lovely Present)遠流
6)班尼.孟翠生(Beni Montresor)的《灰姑娘》(Cinderella)
7)艾羅.拉坎(Errol Le Cain)的《灰姑娘》(Cinderella)
8)瑪夏.布朗(Marcia Brown)的《灰姑娘》(Cinderella)
9)艾斯伯格(Van Allsburg)的《魔法奇花園》(Cinderella),格林
10)布萊爾.萊特(Blair Lent)的《好長好長的名字》(Tiki Tiki Tembo)
11)吉兒.哈利(Gail E. Haley)的《綠人》(The Green Man)
12)芭芭拉.庫尼(Barbara Cooney)的《狄美特和普西芬尼》(Demeter and Persephone)
13)安野光雅(Anno Mistsumasa)的《天動說》(Demeter and Persephone),上誼
14)柏柯(Burkert, Nancy Ekholm)的《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遠流
15)柏柯(Burkert, Nancy Ekholm)的《夜鶯》()
16)楊志成(Ed Young)的《愛風的女孩》(The Girl Who Loved the Wind)
17)艾諾.洛貝爾(Arnold Lobel)的《馬戲團》(Circus)
18)狄倫夫婦(Leo & Diane Dillon)的《為什麼蚊子老是在人們耳邊嗡嗡叫?》
19)吉兒.哈利(Gail E. Haley)的《故事啊故事》(A Story, a story)上誼
20)道格拉斯.泰德(Douglas Tait)的《從前有一個圖騰》(Once More upon a Totem)
21)伊莉莎白.克莉佛(Elizabeth Cleaver)的《天拉罕的山羊》(The Mountain Goats of Temlaham)
22)麥克德默特的《射向太陽的箭》
23)布魯恩荷夫(De Brunhoff, Jean)的《大象巴巴》(The Story of Babar)
24)崔納.史考特.希門(Trina Schart Hyman)的《白雪公主》


2011/11/14 一起分享『話圖』的火金姑讀書會夥伴們




4 則留言:

  1. 圖書會夥伴說:閱讀『話圖』宛如聆聽圖畫書的交響樂,今天同時閱讀眾位圖畫書大師的作品,相互輝映!
    圖書會夥伴說:提升了自己的能力,擴展了自己的視野。
    大家一邊研究共讀書中重點,同時,欣賞圖畫書的圖像,並發表自己的意見、論點和讀圖的感受,真是豐收的一次讀書會!

    回覆刪除
  2. 今天蘭也提到 『圖畫書』和『插圖』的不同。

    回覆刪除
  3. 『話圖:兒童圖畫書的敘事藝術』這本書真是談論圖畫書的重量級理論工具書。這本書雖然很棒,雖然很重要,可是,
    如果不是被逼著看,這本書一個人看,看著看著,很容易就放棄了。從知道這本『話圖』之後,我在書香文化推廣協會旗下的火金姑讀書會,安排了四個『話圖』的課,透過這四堂課,不同的講師帶領我們更多理解『話圖』當中的圖畫書的各項眉眉角角,了解圖畫書的封面、版式、留白、圖文關係、風格等等,讓我們可以有一些談論圖畫書的『專業術語』和『理論基礎』。各個對圖畫書有興趣的讀書會,我也建議以讀書會的方式進行,把書中所提到圖畫書找齊,一邊對照圖畫書,一邊共讀和談論,談論是相當重要的,透過分享和談論,能更瞭解話圖作者的論述,聽聽別人的多元觀點。不過,進度不要排的太趕太多,會很有壓力。12/26(ㄧ)下星期ㄧ 下午1:30 ~ 3:30 我會帶領大家共讀和談論『話圖』的第七章『圖文之間的關係』。歡迎你的加入和參與~地點:新莊區新樹路671巷1號 電話:02-2206-5524

    回覆刪除
  4. 關於『話圖』這本書的名家推薦:

    ★他會不斷協助你,卻絕不會有一絲絲操控的意圖。他的建議,總是有關瞭解的面向,他不會告訴我們要怎麼樣把繪本當工具來用。他不斷提醒我們,繪本是很獨特的文藝形式,他陪伴我們觀賞,從解構的觀點出發,參照各種各類的學術裝備,例如,符號學、藝術史、文學理論、腦神經科學等,協助我們去了解圖、文、圖文關係、符號意義的詮釋與分析等。他簡直是端出有關繪本研究、繪本思考的滿漢全席,邀約我們入席、品嚐,又絕對不會要我們照著他的想法去發展任何應用的策略。 (楊茂秀,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 董事長)

    ★諾德曼的「話圖」是一部繪本的符號學,是一種發現繪本意義,或發現繪本如何表陳意義的方法與過程。 (黃惠雅,宜蘭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本書是一本結合視覺心理、圖像知覺心理學、符號學、藝術史和文學理論等,再實際配合圖畫書作品為例子進行精闢入裡的分析,深度審視一個作品或利用多數作品的相互印證比較的圖畫書專論,能夠提升圖畫書的文學藝術價值,更幫助讀者跳脫既定的思考模式,進入嶄新的圖文世界。 (嚴淑女,國立台東大學兒童讀物研究中心研究人員)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