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6月6日 星期一

對《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的回應


對《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的回應
文/蔡幸珍 2011.6.6

爺爺蔡炮早逝,我不曾見過他。透過爸爸的文字,我對於爺爺有一些了解,爺爺是個古意忠厚,刻苦又耐勞、講信用的人。看著父親寫給我的家書,我知道爸爸和爺爺奶奶過去生活非常艱辛困苦,而他們從艱辛的生活中,發揮出智慧的光芒—無師自通建造房子和持守人性的美好—講信用和互助,我的爸爸也從爺爺和奶奶的生命中,傳承了這些生活智慧和美好品格。

爸爸的文章《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很清楚明白地把建造一個竹造房屋的步驟寫下來,好可惜,當時窮的沒辦法照照片留下紀念。不過爺爺和爸爸蓋的竹造房屋可以在《田園之春》系列圖畫書中的《阿公的紅磚厝》看到蘇振明老師手繪的竹造房屋的圖片。

我曾把父親寫給我的家書講給乃誠和乃嘉聽,乃誠和乃嘉對於外公的故事非常有興趣。這一回,乃嘉和我共坐在一張椅子上,乃嘉大聲朗讀《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這一封家書,時不時會提出自己的觀點或是提出問題和我討論。

1)乃嘉發現外公把『夠』寫成是『够』,和他學的『夠』不一樣。我跟乃嘉解釋『夠』和够』這二個字都對,只是現在比較通用的是『夠』這個字。

2)乃嘉讀到「父親叫哥哥和我帶著紙和筆,他自己帶著一條長繩子和尺,到鄰居新建的房屋,向主人打一聲招呼,就爬到屋頂上,從屋脊放下繩子到地面上,我拉著繩尾幫父親丈量高度,父親拉上繩子用尺量幾尺幾寸,叫哥哥記起來。用這種方法仔細的丈量記錄房屋的高度、深度和寬度,以及門、窗的大小。」這一段時,乃嘉說「他們真好溝通」乃嘉注意到鄰居之間,打一聲招呼,就可以去丈量別人家的房屋,他們人真好溝通。還有,乃嘉問道「 叫哥哥記起來」是用頭腦記起來,還是用筆記下來呢?哇!乃嘉看文章看的可真仔細呢!

3)乃嘉問「我的父親的我是指誰?」是北港阿公嗎?還是阿祖呢?這一篇文章是乃嘉的北港阿公寫的,所以,『我』指的是北港阿公,而『我的父親』說的就是北港阿祖的故事。

4)乃嘉讀到「用這種方法仔細的丈量記錄房屋的高度、深度和寬度」時,我藉機問問他我們家房子的高度、深度和寬度是從哪裡到哪裡呢?我們討論了一下,因為室內有隔間的關係,所以,計算房屋的深度和寬度的方式不能直接從屋子裡面丈量。

5)乃嘉說阿公的文章,字是從上寫到下,從右邊到左邊,這和他平常看的圖畫書的排列方式不同。他平常看的圖畫書字是橫排的,從左邊到右邊。


(6乃嘉讀到文章中的「皇天不負苦心人」時,他說《喜羊羊和灰太狼》的漫畫中,也有皇天不負苦心狼」的字句出現。

我自己看《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我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建造一間竹造房子上。我也想到這舊房子是不是要打掉才建新的房子,可是車港阿公阿嬤那時候,那麼窮,如果舊房子打掉,要睡哪裡呢?

我問爸爸,爸爸說他們有簡單的搭了一個工寮,當做是暫時棲身之地。這工寮的圖片也是可以參考《阿公的紅磚厝》這本圖畫書。工寮的屋頂用的是稻草,屋頂用甘蔗葉的是比較有錢的人。

從這次和乃嘉共讀《我的父親—無師自通的木匠》,我感受到親子共讀的樂趣,可以即時知道孩子的觀點,大人的我注意到的是竹造房屋是如何建造,而乃嘉注意到的是人際之間的好溝通,我覺得乃嘉的觀點很有趣、很棒!親子共讀時,孩子有疑問時,可以隨時提問,我就可以馬上回答。從這次的共讀經驗,我也注意到乃嘉對於文字的敏銳度。親子共讀時,孩子的觀點讓我開眼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