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

跟著劉克襄一起認識《草嶺古道》


文:蔡幸珍 2011.7.6

《田園之春叢書》中的《草嶺古道》是由自然觀察作家劉克襄創作的,圖畫書中的內文、插圖和照片全是劉克襄一手包辦。


 劉克襄從地圖、地理、歷史、俗諺、自然生態、老樹、古厝、土地公廟、有應公廟、古道的鋪設等等,帶領讀者來認識這一條遠近馳名的草嶺領古道。


以前,從台北通往宜蘭的山路,總稱淡蘭古道,而草嶺古道是淡蘭古道的最後一段(由貢寮翻越山嶺到大理這一段)。

草嶺古道沿途景點

 貢寮火車站—明燈橋—遠望坑老街—土地公廟—梯田農家—跌死馬橋—石階步道登山口—雄鎮蠻煙碑—虎字碑—啞口—客棧遺址—護館所—天公廟—東北角風景區服務中心—大理火車站

 擺渡人

以前雙溪沒有明燈橋跨越時,溪邊有擺渡人,專門筏船接送旅人。提到擺渡人,我就想到時間管理達人劉興欽,劉興欽和曹俊彥去釣魚時,他總是遠遠地就大喊『渡船伯 渡船伯 渡船伯』,等到劉興欽和曹俊彥到達溪邊,渡船伯也撐著竹筏等在渡船頭,時間算的準準準,真是一秒點也不浪費。

土地公廟 VS 有應公廟

劉克襄帶大家觀察和分辨草領古道沿途的土地公廟和有應公廟。

在郊外,如果看到很多土地公廟,意味著產業發達,因為土地公是保護地方農耕的神明。至於有應公廟多半是祭拜客死他鄉的旅人,讓他們有所安頓,避免孤魂野鬼危害往來的旅人。

土地公廟和有應公廟是一條古道發展的見證。

雄鎮蠻煙

『雄鎮蠻煙』是劉明燈題的,藉以宣揚清朝的國威。
這裡的森林非常原始,混合了海岸森林和低海拔森林的常見物種,林相豐富,動物昆蟲的種類也很多。水同木是潮濕環境常見的植物,在草領古道上相當多見。

虎字碑

 接近山頂時,芒草慢慢增多,有一座半圓形的虎字碑就矗立在路邊,碑上有一個草書的『虎』字,強勁有力地刻在大石上。這個虎字也是劉明燈題的。取的是易經中『雲從龍、風從虎的意涵』,當時草嶺曾有惡鬼潛藏,興風弄雨,過往旅客舉步維艱,於是劉明燈提『虎』字,藉以鎮壓。

 劉克襄帶領讀者從貢寮火車站出發,彷彿在《草領古道》圖畫書中一一遊覽草嶺古道的風光、歷史和傳說。駐足在『虎字碑』和『雄鎮蠻煙』旁,遙想古人劉明燈題字時的意氣風發;登上啞口一望太平洋上的龜山島,也俯瞰五節芒的壯闊飄逸;留意古道上百年前的客棧遺址;也細心觀看難得一見的昆蟲和林鳥:扁鍬行蟲、叩頭蟲、台灣藍鵲等等。

 閱讀《草領古道》圖畫書,帶領我回想起大學時代和17號家族學長姊學弟一起同遊草嶺古道的往事。學弟開車,學長行前規劃路線,我們一行人就是由貢寮火車站出發,走草領古道,一路走往大理火車站。我對虎字碑的虎字印象很深刻,覺得這虎字刻的既圓滑又有力道,好像老虎滿臉斑紋的臉,可是又好像是背對著我安穩坐著的老虎。



  其實,不僅僅是閱讀《草領古道》圖畫書,當我閱讀《田園之春叢書》當中的圖畫書時,書常常帶領我進入時光隧道,宛如回到童年時光,童年時代的鄉村生活,童年的遊戲、鄰居的大灶、曬穀場、養豬戶、在院子裡散步的雞、鴨、鵝,插紫色指甲油的黃瑾花,村婦洗衣的小池塘,都是我童年的美好回憶。

    劉克襄說:


   每次走古道之前,我都會熟讀這條路的歷史,並且仔細看地圖,對照路線。等我上路時,我也喜歡一路站在重要的地點,回憶那時所發生的事情。


   這種現場的歷史感覺,就不是書本可以提供的。只有你親自站在那兒時,才能深深的體會,並且對以前曾經發生在這兒的事情,產生更為濃厚的感情。


『延伸活動』:


  2011年10月23日,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的閱讀大自然活動,要到草嶺古道去賞芒,希望屆時我可以帶著二個孩子一起去賞芒。


   也歡迎你2011/10/23 帶著孩子,全家大小,一起來參加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的草嶺賞芒之旅,站在『雄鎮蠻煙』和『虎字碑』旁,遙想古人題字時的氣勢,一起來欣賞滿山芒草搖曳的飄逸、婉約和壯闊。報名請電洽:02-2206-5524 費用450元,含保險以及步道解說費用。步道解說老師是中華步道協會講師以及新莊社大生態關懷社社長鄧旭容老師。詳情,請點閱這裡中左欄的『閱讀大自然親子讀書會』。


『延伸閱讀』:


   李潼寫的的少年小說《少年噶瑪蘭》,描寫的是1991年夏天,平浦族後裔少年潘新格,回到1800年噶瑪蘭人祖先居住的加禮遠社。生在20世紀的潘新格,對於草嶺古道並不陌生,他不經意躲入『雄鎮蠻煙』巨岩的凹洞中,而回到1800年的時代,而1800年的巨岩,可是沒有斗大的『雄鎮蠻煙』四個字


  《少年噶瑪蘭》的地理背景放在草嶺古道這一帶,對草嶺古道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閱讀《少年噶瑪蘭》一書。來一趟草嶺古道,再閱讀《少年噶瑪蘭》,會對於書中的地景描述有更多的熟悉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