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

《天真與視野》 —曹俊彥老師的兒童文學美術50年回顧展 座談會紀錄 Part II

兒童文學美術雜感
主講人:曹俊彥
演講時間:2011.8.24
記錄整理:蔡幸珍 2011.8.26


左:曹俊彥  右:洪文瓊

◎什麼是兒童文學美術?

別人對曹俊彥的稱呼:老師、畫家、插畫家、漫畫家、兒童讀物畫家、兒童讀物插畫家、設計家、作家、專業作家、兒童畫家、童畫家、小兒科畫家、兒童讀物專家、兒童美術專家、圖畫書作家、圖畫作家等都不足以完全涵蓋曹俊彥所做的工作。

曹俊彥認為他所從事的工作是「兒童文學美術」的工作,如果真要冠上什麼家的話,那就是兒童文學美術家。

中華兒童叢書的出版過程都是文字稿先定稿,再分節,然後畫插畫。當時,中華兒童讀物編輯小組有美編的編制,但是民間出版社並沒有美術編輯,有的是『美工』,因為是『美工』,所以做的事也僅止於美工。



什麼是兒童文學美術呢?曹俊彥說他先提出三點定義,再請大家慢慢修正。

1)為兒童文學來服務的美術。

2)為兒童來創作有文學質感的作品,從圖像思考出發,先有圖畫,再來插字。

3)透過兒童文學讀物來進行美感教育。尊重兒童透過閱讀獲得美感經驗。

曹俊彥說圖畫書是用圖像說故事,用圖像讓兒童理解,所以畫家畫圖是經過理性設計,而孩童則是率性表達之後,再解釋作品,這是兒童文學美術家和兒童作畫上的差異。
   
◎兒童文學美術的追求:精益求精的曹俊彥

 曹俊彥老師有著精益求精的精神,在這次50年兒童文學美術回顧展中,他期待導覽志工能對他的作品講出不一樣的看法,但是志工們都很客氣。於是,他自己跳出來,談論《花木村和盜賊們》一書中的圖像上可以再進步的地方:



《花木村和盜賊們》一書包含《花木村和盜賊們》、《打氣筒》、《爺爺的煤油燈》和《栓牛的山茶花》四則小故事。

1)《花木村和盜賊們》的故事中,花木村的五個盜賊名字很有趣,曹俊彥根據他們的姓名和工作,來設計他們的造型和裝扮,盜賊頭頭是真正的盜賊,畫的比較粗獷;刨太郎是木匠,常刨木頭,也把自己的頭髮給刨光,曹俊彥賦予他光頭的造型;釘鍋匠則是頂著鍋子當帽子的造型;鎖匠海老之丞是鎖匠也是小偷,所以以方巾包頭在人中處打個結的小偷造型亮相,另外海老是蝦子的意思,曹老師覺得應該是要畫很多鬍鬚才對,但是因為太麻煩了,就省略。

2)談論腳踏車的故事的《打氣筒》,因為講的是很精緻的機械設備的故事,所以用細針筆來畫。只是日本小孩到冬天還是習慣穿短褲,他畫成穿長褲。

3)談論照明設備演化的《爺爺的煤油燈》故事中,因為提到賣油燈的店舖,所以需要畫出各種造型的油燈,然而他收集到的油燈照片、圖鑒都是美國油燈,所以書中的油燈都是美國製的,這是要懂油燈的內行人才看得出錯誤。文字中提到一種油燈,長長的像棍子,曹俊彥沒看過不會畫,於是將油燈的圖像淡化處理,採用遠鏡頭。

4)《栓牛的山茶花》故事的結尾處,文本提到二個男孩,而曹俊彥畫了二個男孩,又多畫了一個女孩。

他說畫家解讀作品的能力很重要,過多或是忽略都不好。
他希望他這樣的懺悔表白,可不要影響到《花木村和盜賊們》的銷售量才好。

◎對編輯、畫家的看法與建言

曹俊彥老師應聽眾要求,給予編輯和畫家一些建言:

   1)編輯的批判是為兒童把關,但不要把畫家打趴。
    
2)編輯要求畫家修改作品時,自己要先把意象想的清楚,也表達地很清楚,才不會一改再改。編輯對畫家的態度要信任、對品質要嚴謹、要求要合理。編輯是不替作者改稿的,而要具備說服作者自己改作品的溝通能力。

3)尊重畫家的原創:常因為書的預算有限,美術編輯常任意裁剪畫家的原稿的一小部份,當作美編小圖,填充空白處,這是非常不尊重畫家的原創的。

4)歸還原畫。根據著作權法,出版社應該只是得到重製(出版)的授權,而不是原稿,印製成書之後,應該將原畫歸還給畫家。

5)畫家要保留原畫。畫家保留原畫在身邊有許多好處,譬如:作為展覽之用;和打樣做比對,比較打樣和原畫的差異;用原畫來避免重複的創作;用原畫來鼓勵自己做出更好的作品;用原畫來記憶自己曾付出的努力等等。

6)畫家可以考慮玩玩『紙芝居』,『紙芝居』是一種小眾的兒童文學舞台。畫家可藉由『紙芝居』的展演,有更多的創作發表的機會和舞台。

 從曹俊彥的演講中,我看到曹俊彥的誠懇和謙虛,對後輩的慷慨建言,對兒童文學美術的熱情和執著,在小處細節中琢磨用力,追求完美,以期讓兒童從閱讀中得著美好的美感經驗。


和畫家徐素霞教授合影

和詩人林武憲老師合影

座談會之後,邀約徐素霞參觀曹俊彥的展覽,巧遇楊茂秀教授(左三)和貓頭鷹的副館長欣玫(左二)和蔡明灑(右一)。

1 則留言:

  1. 曹俊彥說以前讀歷史,都是文字書,難怪愛以圖象思考的他讀不好。

    他認為歷史如果能以圖像表達,把不同時代的生活場景、服飾、文物、重大事件畫出來,更能讓學子進入歷史的時代裡。

    我覺得這點子真讚!我非常認同!

    需要考古學家、文史學家和畫家共同的努力,而且要非常努力才行!

    可是前提是觀念的改變,以及教育部等主事者對這件事的重視和覺醒。

    這個好主意說出來幾秒鐘,可是卻要花費極大的力氣方能成就!

    想到曹俊彥老師曾說的由平民來寫歷史。由你我來寫歷史。

    我覺得我這麼認真在紀錄和整理我所參與的圖畫書盛事,我也是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為圖畫書的發展寫歷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