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到誠品、何嘉仁說故事的小魯姊姊。 (3)到各個學校說故事、演講的繪本講師。 (4)兒童哲學推廣者。 (5)圖畫書部落格版主。 (6)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台北好幸福,閱讀齊步走』的固定來賓。 (7)101年度&102年度新北市立圖書館選書小組的委員。 (8)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台北假日班研究生 (9)《小羊雙月刊》的專欄作家

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

幾米:持續在創作中,就有創作的能量

文:蔡幸珍 2011.9.17

從小沒有看過圖畫書,廣告出身的幾米,靠著國外圖畫書來學習畫插畫,內心卻十分渴望能創作兒童圖畫書。



面臨過生離死別的大病之後,面對自己的夢想,更渴切了。幾米拜訪圖畫書界的畫家李瑾倫和賴馬,請教如何創作圖畫書。2006年波隆納書展,幾米的《藍石頭》以6種語言的圖畫書在台灣館展覽時,被英國的沃克出版社總裁大衛.洛伊看到。2006年夏天,大衛和幾米相約,幾米認真地創作,準備多幅的圖畫,希望能有出版的機會,奈何大衛說幾米的那些畫太憂傷了、太沈重,不適合童書。


幾米


◎和英國沃克合作,出版第一本兒童圖畫書

不過,當沃克邀約幾米為喬依絲.唐巴的作品畫插畫時,幾米立刻答應。幾米期待透過這次合作的機會,熟悉圖畫書創作的流程。和沃克合作的過程中,因為沃克的編輯有藝術的涵養和專業,因此省卻了幾米的一些繁瑣辛苦的工作。在魚雁往返的過程中,常常幾米給一點點創作,編輯寄回來的卻是很多很多。

不同紙張的尺寸和環保系數

關於圖畫書紙張挑選,編輯也是寄來每一種紙張的大小尺寸以及做成書時的環保系數,A是非常環保,裁切成書時,比較不浪費,C是非常不環保的尺寸。幾米畫的草圖,編輯也認真地一一整理幾米的草圖到落版單上,讓幾米可以快速、整體的看到整本書的分頁和草圖。

一般的讀者看不太出來這14種黑的差異何在。


幾米試做了一本樣本書,編輯寄回10本不同規則尺寸的樣本書讓幾米挑選。另外,編輯建議幾米黑暗怪獸的黑,用電腦印刷處理就好,不用自己辛苦上色。幾米同意之後,編輯馬上寄來14種不同光澤、不同質感的黑色怪獸,讓幾米挑選要使用哪一種黑。


因為編輯建議黑怪獸的黑色部分用電腦印刷處理,所以其實幾米交給出版社的作品是白怪獸。

黑色和白色剛好是對比色,所以,幾米在上色時,要留意最後成品是黑色時,與周邊的顏色的關係。

過程中,要先畫幾頁彩色頁面讓出版社去談版權。



關於書的版權,不是書整個印製之後才談,而是過程之中,幾米畫出2 ~3張彩色頁面,讓沃克可以去談國際版權。


曾受沃克編輯肯定的封面,到最後還是被更換。出版社相當重視封面。


整本書幾近完成時,最重要的就是畫封面。封面要經過英國、美國、亞洲區的高層全部認同,才算過關。經過種種的磨合和努力,總算幾米出版了第一本《吃掉黑暗的怪獸》。

幾米認為自己的工作有紀律,以開放的心和態度和編輯溝通,不會因為枝枝節節的挫敗而退縮,也不會害怕被編輯看到他作品中的粗糙。

幾米認為這本《吃掉黑暗的怪獸》最困難的部分是怎麼樣把抽象的『黑暗』具象化,怎麼樣表達『吃掉黑暗』和『吐出黑暗』的部份。

◎和紐伯瑞得主傑瑞.史賓納利合作

幾米的《吃掉黑暗的怪獸》甫出版,即獲得紐約時報的好評,美國出版社邀約幾米為紐伯瑞得主傑瑞.史賓納利畫插畫,幾米因為作品無法翻譯成中文以及手邊有許多工作而一口回絕,沒想到出版社願意等待幾米一年,幾米反問世界上優秀的插畫家那麼多,為什麼出版社執意要幾米來畫,出版社表示希望找到『全世界最有想像力的插畫家』來畫,當然幾米就接下這份工作了。

幾米

傑瑞.史賓納利和幾米合作的《我會做任何事》,英文是有押韻的趣味的,只是翻成中文,那押韻的趣味就不見了。我覺得《我會做任何事》這本中譯本,幾米的圖為整本書加分不少。《我會做任何事》的故事,就是一個小孩想做這做那,譬如:做種南瓜的人,做盤腿坐的人,做照顧小孩的人…,到最後,每一樣工作都想做的故事,難度在於怎麼把無厘頭的劇情、發散式的故事,變成有整體感的一個故事,而幾米做到了。

幾米這次和美國出版社合作,因為編輯不具備畫畫、美編的功力,所以過程中就不像和沃克的編輯合作那樣,有許多的驚喜和特殊性,過程中,美國編輯最提醒幾米的一句話是「幾米,你的圖很棒!但是不要嚇到孩子。」

◎多元發展:動畫、電影、授權商品

      幾米除了和大家分享他和出版社合作的歷程,也為大家朗讀《吃掉黑暗的怪獸》、《我會做任何事》以及用台語朗讀《鏡內底的囡仔》,還有播放《微笑的魚》的動畫,並且播放改編自幾米作品《星空》的《星空》電影預告片。幾米在市面上的授權商品也相當的多。捷運南港展也有幾米的壁畫。香港、日本等國的電影界對幾米的圖畫書很有興趣,洽談中,而台灣的電影界倒是還未和幾米洽談,這讓幾米有些鬱悶。


《微笑的魚》的動畫





◎與讀者對話

Q:常在幾米的作品中,看到兔子的蹤影,幾米是不是對兔子特別好偏好?

幾米說他的第一本圖畫書大賣,其中就有兔子,他喜歡兔子的外型和線條,非常有生命的感覺,所以,每本圖畫書中會安排兔子出來跟讀者說Hello!

Q:如何培養自己的孩子成為像幾米一樣的創作者?

幾米引村上春樹的觀點說,

1)要走上創作之路要有基本的才華。
2)要開始。如果只是想,沒有開始,想了5年,還是空想。
3)要持續創作,要專注,要安靜。台灣的誘惑太多了,台灣太歡樂,太吵雜,不利於創作,他認為創作者要能願意為了作品,走向孤寂之路,適度拒絕。
4)幸運。幾米認為他有幸運的成分在內。他把握住他的幸運。

Q:幾米在創作中,有遇到瓶頸嗎?

幾米說他也有畫不出來的時候,不過,也不是說畫不出來,而是說他尋找最好的詮釋方法。這時候,他會多畫一些,窮盡所能畫出不同的可能,再從中選最好的。

再者,他手中是多部作品同時創作,如果某一部作品遇到瓶頸,有時,他就是擱著,先去畫別的作品,雖然他年年有作品推出,但是其實每一本圖畫書都是經過5年,甚至更多年才完成的,譬如《星空》就花了8黏得時間。

Q:如何把外在的養分化成作品?

幾米說他是有機的。40歲那年,他變成創作者,他自認為是個內發的創作者,從心裡產生靈感,創作時會呼喚出小時候的事,雖然他喜歡看電影和書,但是大部份創作是由心發出。

幾米說他就是一直持續在創作的狀態,就有創作的能量。

      我覺得幾米的作品,亮麗的圖像中卻有著淡淡的哀愁。幾米的聲音,
緩慢的語調中卻有著堅定的自信。對於幾米的這句話「一直持續在創作的狀態,就有創作的能量」,非常認同。上次參與中港大排公共藝術課程,創作面具的過程,讓我深深認同這句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