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10月27日 星期四

《綠色大傘》珍.布瑞德的作品賞析 PartII

文:蔡幸珍 2011.10.27 


◎《The Owl and the Pussycat》:

The Owl and the Pussycat》也是我家兒子乃嘉情有獨鍾的一本,在他還不識字的時候,每天總要看它個幾遍。我想他愛看的是Jan Brett為這首詩畫的美麗插畫。


The Owl and the Pussycat》說得是一隻貓頭鷹和貓咪小姐談戀愛的故事。

詩的大意如下,請注意不是翻譯啊!

貓頭鷹和貓小姐坐著一艘豌豆綠的小船出海了。
牠們帶著一些蜂蜜、錢和五鎊的鈔票。
貓頭鷹看到月亮升起,於是牠拿出吉他唱歌:
喔!可愛的Pussy,我的愛,
你是多麼的美麗。
你是,
你是,
多麼的美麗!

Pussy回應貓頭鷹:
你是優雅的禽類,
你唱的歌如此迷人、甜蜜!

喔!讓我們結婚吧!我們已經耽擱太久了:
但是我們要拿什麼當結婚戒指呢?

他們繼續航行,過了一年又一天。
直到牠們抵達叮噹樹生長的地方。

那兒有一頭豬站立著,而牠的鼻尖上有一個環,
牠的鼻子,
牠的鼻子,
有一個環在牠的鼻尖上。

「親愛的豬,你願意以一先令的價格將環賣給我們嗎?」
豬說,「我願意。」

所以,牠們拿走它,並且在隔一天結婚,
牠們請住在山丘上的火雞當證婚人。

牠們以叉匙吃著切成薄片的果實的晚餐。
牠們手牽手,在沙灘邊,迎著月光跳舞,
月光,
月光,
牠們在月光下跳舞。

我將這首詩的原文印出來。原文雖然和圖畫書一模一樣,但是因為圖畫書有分頁的緣故,所以讀起來和原文詩的味道有些不同。

 The Owl and the Pussycat》的作者是Edward Lear,為什麼我會注意到他呢?實在是因為查字典時,發現runcible spoon 中文翻成叉匙,這個英文字是他在《The Owl and the Pussycat》這首詩創出來的語詞。我很好奇他是誰?為什麼字典裡,還會特別收錄他的詩裡的自創字呢?

Edward Lear(1812~1888),是藝術家、插畫家、作家也是詩人,以literary nonsense(文藝胡話)聞名,擅長五行打油詩。

喔!以literary nonsense聞名,就是無厘頭、沒意義卻饒富趣味的詩,從英文詩來看,就是有押韻的趣味詩。


 在插圖裡,Jan Brett不只述說詩中的貓頭鷹和貓的愛情故事, 還有另一個故事在畫面裡發展。Jan Brett讓貓頭鷹和貓小姐穿上華麗優雅的衣服,貓小姐帶著一個小水缸,水缸裡有一隻黃色小魚。這一趟愛之旅,海平面慢慢變高,水中可見的海中動物越來越多。海中有一隻黃色小魚,一路上似乎沿途向神仙魚、梭魚、烏龜、條紋魚…等打探消息似的。

在貓頭鷹和貓小姐婚後用晚餐時,躍出海面上的黃色小魚總算找到牠思慕已久的另一半—貓小姐飼養的寵物黃色小魚,於是,水缸裡的黃色小魚勇於追求愛情,而躍出水缸追隨牠的愛。


 我依據畫面大膽猜測 Jan Brett對愛情和婚姻的看法:

 (1)出發時,牠們搭乘船上有『PROMISE』的字樣。一直到結婚之後,牠們在月光下跳舞,那『PROMISE』的字樣消失。當然,也可以解讀成船要返航,愛之旅要回航了。一般來說,船的兩側都會有船名的標示,這艘『PROMISE』號船頭船尾掉頭,預備返航的話,照道理說,也應該出現另一側的『PROMISE』,為什麼『PROMISE』不見了?畫家是不是有什麼暗示呢?

 (2)「Oh! Let us be married; too long we have tarried:」求婚那一頁,海面上波濤洶湧,帽子、朱槿花、鳳梨被浪打入海中,而海面下則有鯊魚、發怒膨脹的河豚、烏龜和小魚、海馬的表情似乎也正為大浪感到憂心忡忡。怎麼那麼巧,貓頭鷹求婚的時候,當下的海象是如此的不平靜呢!我很好奇,畫家是不是藉著畫面表達她的愛情觀和婚姻觀呢!



3)即便婚姻不是風平浪靜,但是也要勇於追求追愛!最後一頁,水缸裡的黃色小魚勇於追求愛情,而躍出水缸追隨牠的愛。


3 則留言:

  1. 幸珍 好棒的故事分享 謝謝你喔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Jan Brett《The Owl and the Pussycat》是一本很有夏威夷風情的圖畫書。每一頁的花卉都是夏威夷常見的花卉,而貓頭鷹拿的樂器,似乎就是烏克麗麗。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