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自己

我的相片
Taiwan
我的身份很多元: (1)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2)圖畫書《100隻豬與100隻大野狼》的文字作者。 (3)台北廣播電台FM93.1 『幸福台北』節目的固定來賓。 (4)民視『快樂故事屋』節目的說故事老師。 (5)火金姑讀書會的會長。 (6)《書香季刊》的發行人暨總編輯 (7)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第54屆書香社會推動委員會委員 (8)新北市立圖書館真人圖書 ◎歡迎來 FB 找我! Facebook: 蔡幸珍 「讓大人回轉像小孩,讓人看到一本書的價值與美好,讓人把書與自己的人生連結在一起,讓人透過故事更認識自己,也更認識別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閱讀推廣』是一份專業而有趣的工作!」

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繪本與兒童哲學之新莊光華國小篇 Part I

文:蔡幸珍 2011.10.13


今天我到光華國小分享『繪本與兒童哲學』,上星期則是分享『如何成為說故事高手』,雖然今天演講題目是『繪本與兒童哲學』,但是因為我覺得即興劇也是一種很好的繪本延伸活動,所以在今天的演講中,也分享即興劇。

故事媽媽互通有無、樂於分享,所以今天來現場的故事志工,除了有光華國小故事團志工之外,還有新莊裕民故事團、新莊丹鳳故事團以及樹林三多故事團的故事志工。我的說故事場合或是演講場合,越多故事志工、老師、家長、小朋友出席,我越高興!

 我進班講故事,偶爾會採用演即興劇,偶爾會使用兒童哲學提問和討論,偶爾玩與圖畫書有關的遊戲,端視圖畫書本身而定,有些圖畫書是討論和演戲都可以。


◎幾種不同的《我們的森林》說故事方式

 上星期在光華國小故事團分享『如何成為說故事高手』,其中我分享了《我們的森林》這本圖畫書。我播放『老鷹之歌』當背景音樂,而《我們的森林》的投影片則是自動播放,每10秒一張更換投影片,讓故事志工靜靜地欣賞邱承宗老師的畫作。當然,欣賞過後,我們有重新把《我們的森林》的投影片停格,慢慢的欣賞邱承宗老師的畫作。

 同一本圖畫書可以有多種不同地呈現方式。除了上述的方式之外,在教會的主日學和榮富國小203班,我則是以投影片的方式,讓小朋友上台一一分享他們眼中所見的瑰麗風景和昆蟲,現在的小朋友,百科看很多,這些昆蟲、小動物的名字都叫得出來,特別是發現了有保護色的昆蟲,或是畫家藏在圖像中的『畫中畫』時,格外興奮。


 日前,我去誠品書店說故事,現場並沒有電腦、投影機的設備。我自製了許多以珍珠板裁切而成的『觀景窗』,讓小朋友前後、左右、上下移動『觀景窗』,探索『觀景窗』內的景物變化,來明白畫家在《我們的森林》中運鏡的技巧。

並且,我使用半猜謎半捉迷藏的方式,來和小朋友互動。我不直接說出昆蟲的名字,而是以猜謎的方式,譬如:黑翅細蟴(若蟲),我就說頭部胸部是紅色的,有黑色的屁股和翅膀的那隻小昆蟲,等到大家找著了,才說出昆蟲的學名。

又譬如:穿著白色裙子,沒有看見牠的身體,只看到牠穿著漂亮的白裙子的那隻動物是誰?(白鷺鷥)請小朋友用『觀景窗』把牠框出來。同一頁裡有一隻鳥,晚上不睡覺,白鷺鷥顧白天,牠顧晚上,如果小朋友晚上九點還不睡覺,過了十點還在玩,十一點了,還蹦蹦跳,爸爸媽媽就會說小朋友是『暗光鳥』,請小朋友把牠找出來。(夜鷺)


這一頁裡,還有北極來的朋友,請小朋友把牠找出來。也有從非洲來的百獸之王,而且是母的,請小朋友把牠找出來。這些是圖畫書中的畫中畫部分,畫家利用石頭,或是青苔,或是葉子來擬物塑形,形成獨特的畫中畫。野柳的女王頭也是同樣的道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透過人類的想像力,把它視為藝術品來欣賞。

      每找著一隻小昆蟲,我也伴隨著說出這隻小動物的特徵,譬如:扣頭蟲的特徵是被捉住時,會先叩頭求饒,如果持續被敵人騷擾捉住,會不停地叩頭,並彎曲自己的身體,最後,全身反彈至高空,逃生去也。

《我們的森林》也可以讓小朋友運用『看圖寫故事』的方式,把一頁又一頁的圖像故事,轉換成一篇《我們的森林》的文字故事。閱讀台南市勝利國小六年級的小朋友王政傑寫的《我們的森林》的文字故事 點選這裡


◎《橘色的馬》


《橘色的馬》講的是一匹橘色的馬,牠想尋找失散多年的兄弟,而牠僅有的資訊是半張照片。

  一開始,牠想牠的兄弟應該也是橘色的,所以,張貼的尋馬事的條件是橘色,結果,來了一棟橘色的房子。於是牠增加條件,除了橘色的身體之外,還要跑的快。這回找到的是橘色的跑車。牠繼續增加條件,除了橘色的身體、跑的快、還要有黑色的鬃毛以及黑色的尾巴,這回找到的是獅子。

     尋尋覓覓還是找不著,後來牠認識一匹咖啡色的馬,牠們成為好朋友,交談中,牠知道咖啡色的馬也在找尋牠的兄弟,也是持有半張的照片,於是,牠們趕緊拿照片出來對一對,噢,真是令人失望又難過。

    咖啡色的馬拿出剪刀,修修剪剪,終於讓二張照片合得起來。


《橘色的馬》很適合拿來作為兒童哲學討論的題材,也很適合演即興劇。

 故事志工說完故事之後,可以留時間讓小朋友提問,提問是思考的開始,我曾經帶《橘色的馬》到新莊榮富國小304班分享,說完故事之後,我說『請問誰對這本圖畫書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

 我把小朋友提問的問題,一一寫在黑板上,並且在問題的下方加註這是誰的提問,並且我口頭稱讚他/她問了一個好問題。小朋友對於自己的提問被寫在黑板上,心裡頭感到一種成就感。關於新莊榮富國小304班的小朋友的提問如下:


 Q1:牠們是怎麼遺失兄弟的?(倢)

 Q2:為什麼橘色的馬剛開始不去找他?(詠喬)

 Q3:照片經過什麼事件會變成半張?(皓禎、佩庭)

 Q4:橘色的馬怎麼和咖啡色的馬相遇?(彥甫)


 Q5:為什麼橘色的馬的兄弟是咖啡色的馬?(庭瑜)

 Q6:為什麼會有半張的照片?(奇寬)

 Q7:既然咖啡色的馬和橘色的馬是兄弟,為什麼咖啡色的馬要剪照片?(詠喬)

 Q8:可能中間照片不和的部分還有漏掉的馬?(皓禎)

 Q9:為什麼要有照片才能是兄弟?(懿芳)

 Q10:那個城市還有別的橘色的馬嗎?(詠喬)

 Q11:橘色的馬的兄弟是誰?到哪裡去?(庭瑜)


 我留一點時間給小朋友提問,當我看到聽到小朋友的這些提問時,我知道他們關心什麼,我也覺得他們的提問非常有深度呢!我們針對很多的提問進行討論,每個問題的延伸好像又幫《橘色的馬》生出前傳、後傳和外傳,相當精彩。

 故事志工說故事,小朋友聽得很開心,這樣很棒!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鼓勵故事志工可以嘗試讓小朋友提問和討論。提問和討論,讓小朋友有機會更多去思考故事的內容,事情發展的前因後果、各種可能性的想像和延續,透過提問和討論,也是讓小朋友有機會用口語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想法。


 有故事志工問我,有進行這樣提問和討論的小朋友和沒有進行這樣提問和討論的小朋友,有什麼不同呢?這是個好問題,我沒有足夠的研究數據可以證明二者間的差異。不過,我認為現在的小朋友書讀很多,學習單也寫很多,選擇題、填充題、是非題寫很多,花很多的時間去填寫正確的、合乎老師要的答案。越是這樣,越需要讓小朋友有這樣提問和討論的時間。因為學習單、評量單、練習卷寫多了,越是沒時間思考,越是不思考。


 思考是需要練習的,提問是需要被鼓勵的,提問也是需要花時間練習的,提問比回答問題難。好的提問是創造力的始點。對於小朋友的提問,我一律報以鼓勵和讚賞。

 提問之後,帶領人並沒有義務提供答案,通常,我會讓提問者回答自己的問題,或是請別人小朋友發表自己的看法,偶爾,我會順著小朋友的回答,再提問。

 讓小朋友提問,讓小朋友回答、表達意見和看法,帶領人仔細觀察和聆聽,可以從問題中和回答的過程中,慢慢了解小朋友的思維、生活點滴和個性、表達清楚度、邏輯思考力等等。


故事志工說完《橘色的馬》的故事,也可以讓小朋友演演戲。樹林的三多故事團曾經聽完故事之後,討論、改編成《紅色的手機》的故事,請點選這裡

我參加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師資培訓課程,也曾經以《橘色的馬》為即興劇的素材和討論的素材,進一步閱讀,歡迎點選這裡

 有故事志工提問,她帶領小朋友演即興劇,似乎場面很混亂,不像故事媽媽演起來這麼精彩,有時候台下比台上還熱鬧。

 關於即興劇,說起來又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和表演課程。簡單地說,主要有三種,一種是如實地按照圖畫書的內容表演,第二種是以圖畫書的故事為主軸,劇情和人物稍微加油加醋,第三種則是改編劇,把圖畫書的故事延伸或是改編。至於帶領小朋友演即興劇要採用哪一種,要視情況和時間而定,可以有很多種變形,看現場的情況而應變。

 帶領小朋友演即興劇時,大部份由我擔任導演和旁白,好處是可以臨場發揮,增加劇情和角色,而帶領大人體驗即興劇時,我給大人時間和空間,讓他們去討論,從選角、劇情、旁白都是由大人自己臨場討論出來。

 晨光時間是40分鐘,講一本圖畫書大約是10到15分鐘,剩下的時間,可以演二次即興劇。為什麼是演二次呢?通常第一次是比較活動、主動的小朋友自願上台演戲,而台下的小朋友看到台上的演出,有趣又簡單,也想軋一角,於是會主動提出再演一次的要求,第二次,我會把演出的機會儘量給第一次沒能上場的小朋友。

 演即興劇是趣味導向。讓小朋友多多上台,可以累積他們的表演功力以及膽量和台風。演完之後,我一定邀請所有演出者上台謝幕,讓他們享受一下掌聲、風光和成就感!

 這次故事志工們對於《橘色的馬》,提問如下:


Q1:他有沒有再繼續找他的兄弟?(止婷、淑惠)

Q2:他是馬,他為什麼要去燙頭髮?(美雲)

Q3:他沒有其他的親人嗎?(小妍)

Q4:他為什麼獨自在這個城市?(小麥)

Q5:他如果再遇到其他的馬,怎麼辦?(育萱)

Q6:為什麼照片只有半張?(秀嫻)




Q7:為什麼咖啡色的馬要把照片剪成一樣?(怡萍)

Q8:他為什麼是橘色的馬?(安安)

Q9:他為什麼要去找他的兄弟?(艾玲)

Q10:是不是兄弟很重要嗎?(淑娥)

Q11:咖啡色的馬在遇橘色的馬之前,有像他那樣那麼認真找他兄弟嗎?(小麥)

Q12:他登廣告前為什麼不直接說他是馬?(淑惠)

Q13:他為什麼不找他的爸爸媽媽呢?(淑娥)

 除了提問,我們也針對以上的提問進行討論,關於『Q1:他有沒有再繼續找他的兄弟?』 我請問現場,覺得有繼續尋找的舉手,請她分享理由。覺得沒有繼續尋找兄弟的舉手,也請她分享理由。


 覺得有的故事志工說橘色的馬找他的兄弟,是既定的目標,目標尚未完成,當然要繼續找下去。覺得沒有繼續找尋兄弟的故事志工則認為橘色的馬已經和咖啡色的馬成為好朋友,不寂寞了,所以不會再去找了,也有覺得橘色的馬已經找太久了,挫折感太重,所以,不會繼續找下去。

關於美雲問的問題『他是馬,他為什麼要去燙頭髮?』,我看到美雲剛好拿著一本《獅子燙頭髮》圖畫書,我開玩笑地說,如果美雲早一點提出『他是馬,他為什麼要去燙頭髮?』的問題,並且想出答案,或許她也可以出一本《獅子燙頭髮》的圖畫書。


 小妍提問『他沒有其他的親人嗎?』是因為她覺得橘色的馬很孤單,才會想要去找尋兄弟。我們還是可以針對這些問題一一討論,只是礙於時間的關係,就只是讓故事志工們體驗兒童哲學式的提問和討論到這裡。


 這一篇文章剛好同時列出國小三年級和故事志工對《橘色的馬》的提問,你可以再瀏覽一遍這些提問,你會發現小朋友提問的能力,不輸給大人。

 除了《我們森林》和《橘色的馬》,我還分享了《紋山》、
《台灣原住民圖畫書50》、《猴男孩小宙》、《暖綿綿的禮物》
、《禮物》、《飛啊!老鷹! 飛啊!》、《餅乾城》和《陷阱娃娃》,光華故事團和丹鳳故事團也演了一場很棒的《陷阱娃娃》即興劇。關於《紋山》等圖畫書的分享,我就留到下一篇的活動紀錄。














3 則留言:

  1. 老師您真是超強的.這麼快就把記錄做好,而且是這麼大一篇.
    給你無限個"讚" 秀嫺

    回覆刪除
  2. 謝謝秀嫻,謝謝你二次的幫忙,讓整個活動順利許多,非常謝謝你!

    回覆刪除
  3. 看到柯家小冰箱的部落格裡,對於我去光華國小故事團分享的繪本課程反應不錯,並且願意將所學的帶進班去試看看,真是高興!

    http://tw.myblog.yahoo.com/jw!EcAivAWaEUBijNtCnJg4Ukw-/article?mid=706

    回覆刪除